欢迎来到北京外国语大学出国留学培训基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留学视点 >

疫情的危机,竟然是中国留学生申请大学的转机?

时间:2020-05-10 10:48

  “日子可真难过啊。”

  受疫情影响在家隔离的招生官打开了电脑。看到2020年的录取数据后,他们懵了。

  为什么疫情让招生官的工作变难了呢?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他们的工作性质了。

  美国大学招生官的日常工作就是预测申请者的行为,保证大学排名有所上升,招到更多适合学校的学生。

  「录取率」和「入学率」是他们最关心的两个数字,毕竟这两个因素直接与U.S.News的大学排名挂钩嘛。如果招生官能降低大学的录取率,提高录取者的入学率,那么该学校在下一轮的排名很可能会提升。

  录取率的换算方法是:大学发放offer的数量,除以学生投递申请的人数。

  入学率的换算方法则是:学生接受offer的人数,除以大学发放offer的总数。

  就是为了这两个数字,招生官一年四处奔波,拼了命飞到全球各地开宣讲会,给各种学生的邮箱发“骚扰邮件”,满脸堆笑地迎接前来逛校园的高中生,连夜审核成百上千份申请文书。

  然而现在疫情一来,一切完蛋。招生官没法开宣讲会了,学生也不来学校参观了。

  也许你会问:那这对我们中国申请者有什么好处呢?

  请听我慢慢道来。
 

  今年秋季学生的入学率,与招生官一开始的预期,产生了很大的偏差。招生官发放录取的offer通常在三月底,今年这个时间刚好是美国疫情事态加重,政府颁布各种旅行限制的转折点。


  在谈下一届学生申请英美名校难度减小之前,先来了解一下经济学中最基本的一项规律:供求关系是直接影响产品价格。当需求量不变的情况下,供应量上升,则价格下降,供应量下降,价格必定上涨。

  在国外大学录取率上也是运用该定理。我们可以把供应量看作是大学的申请人数,需求量看作是大学的招生人数,把价格视为大学录取率或者是录取的难易程度。

  这样,我们就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当国外名校在招收新生规模大体不变的情况下,提交入学申请的人数下降,那么,录取率必然是上升的,这就意味着,被大学录取难度的下降的。这对于广大的国外名校申请者,尤其是对于想要申请国外名校海外学生来说,是个非常利好的消息,简直是进入世界名校梦寐以求的黄金契机。

  过去五年,威廉姆斯学院有46%的入学率,但今年秋季,威廉姆斯学院预计它的入学率会降低至44%。

  威廉姆斯作为U.S.News全美排名第一的LAC,46%的入学率代表了美国文理学院的最高水平。

  今年入学率从46%降至44%,看上去这是一个很小的波动,可如果我们算上学校扩招的人数,就明白:其实今年威廉姆斯的录取情况远不如从前。

  威廉姆斯今年录取了1250名学生,相较过去5年平均1197人,增幅4.4%。招生官说,疫情会让入学率有所下降,为了提前应对这种情况,他们就多录了一些学生。

  在扩招的情况下,入学率仍然在降,说明实际上很多学生放弃了威廉姆斯的offer。

  入学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有两点:疫情会对国际生的旅行限制和学生签证造成影响,本土学生访校这一块也成了问题。

  因此威廉姆斯招生官表示,今年从waitlist顺利转正的学生,会比过去五年要多很多。


  一所学校的招生规模直接影响录取难度,这并不难理解,而美国大学的招生规模,也就是对于学生的需求,一直保持极为稳定的,以最新披露的藤校为例:

  藤校今年录取人数为16390(康奈尔大学今年录取数据尚未公布,此数据不含康奈尔),而去年这一数据为15959人(包含康奈尔在内的数据为21142),今年与去年相比,录取人数增加了431人。而2018年录取的人数为16568人(含康奈尔在内的数据为21856)。  具体的学校来看,这些学校近几年的招收新生人数差距并不大。哈佛大学录取人数最多相差30人,普林斯顿大学为118,布朗大学33人,达特茅斯57人,可以说招生规模很稳定。即便哥大和宾大近些年的录取人数相差可能大些分别为275、386,但也应该考虑到他们的每年的录取总量较大。

  梳理这么些年的录取数据,美国藤校录取学生数量、招生规模并没有明显的起伏波动,我们也很少听说美国有缩招的消息,毕竟学费这些美国私立名校能够运营的主要来源。

  英美大学,尤其是美国藤校,近些年的录取率一直没有最低,只有更低,似乎每年都是最难申请季。今年情况申请难度似乎有所好转,明年的难度可能会再次下行,对于以英美名校为目标的学生来说,2021,极有可能是黄金申请季。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其他美国大学也做出了相应的防范举措。


  排名第十四名的文理学院Hamilton College录取率从16.4%上升至18.1%。为了预防疫情对今年秋季入学率的冲击,Hamilton College录了更多春季入学的学生,并把转学的截止日期从4月1日延迟至4月15日。

  当然,也有一部分学校选择少发waitlist,而是直接给足offer。如果你发现今年一些美国大学招的人特别多,没准就是招生官怕风险,选择多录人少发waitlist,那么你从“备胎”顺利转正的可能性会小很多。

  明德学院,去年U.S.News排名第七,今年的录取率从17%提升至了24%。

  招生官主任说,明德学院今年不喜欢从waitlist上录取学生,因为它增加了入学率的不稳定性。

  像威廉姆斯这样排名高的学校,如果他们把学生从waitlist转正,学生巴不得去他们学校念书。威廉姆斯给FA也比较大方,一般有用钱需求的学生都能拿到一部分助学金。

  明德学院却没有这么多的选择权,被waitlist的学生很可能也在等待别家的offer,把明德当成一个备胎。

  从明德学院的角度来分析,waitlist大大增加了他们后续计算入学率的工作量。为了降低入学率的风险,明德干脆就多录RD轮的学生,以此保证入学率的稳定。

  明德招生官解释道:“今年入学率这么难预测主要受到了多种因素的冲击:金融市场的不稳定、学生在家隔离、旅行限制、疫情持续传播的风险等等……当我们发放RD录取结果的时候,申请局势一直在变动,不确定性很大。”

  美国一家教育咨询公司给出的建议是:所有美国大学得做好入学率降低10%的心理准备。入学率降低无法避免,大学最多只能做到尽量多录学生。
 

  专家认为,对美国本土学生而言,疫情下这场申请季的关键点是:钱。

  很多美国家庭一年光是从兜里掏出2万美元就已经很吃力了。现在疫情让股市暴跌,这些学生的父母少了一大笔养老金,很多人在经济震荡中失去了工作。

  这就直接导致了,哪所大学给的奖学金更多,美国学生就愿意去那儿上学。问题是,现在美国大学也缺钱,有钱的学生成了他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除了没钱上学,更多美国学生为了人身安全选择去离家近、给钱多的大学,所以,地理位置也成了这场申请季的关键因素。

  美东地区受到疫情严重影响,录取人数有所下降。新英格兰地区和西海岸的学校收到的录取冲击最大。

  相反的,南卡罗来纳州的大学却没有收到任何影响,很多美国学生选择了偏远地区的大学,而不是位于大城市人流聚集的学校。

  不少大学正在考虑推迟秋季开学的日期,部分选择继续把第一学期的课程移至线上。
 

  随着疫情在美国发展,经济下行对大学的影响渐渐显现——大学的钱不够用了,开始捉襟见肘。
 

  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南加州大学的校长、教务长都纷纷降薪,希望减轻学校的经济负担,度过危机。但是,大学作为“吞金巨兽”,仅仅是降薪,或许还不够。那么,还有什么办法,能让大学存下足够的钱,来迎接9月的开学呢?
 

  亚利桑那大学的教职工们最近有些郁闷。

  让他们郁闷的,不仅是学校因为新冠疫情转而进行线上教学,还有接下来学校将进行强制休假和减薪。简单来说,就是工作少了,工资也少了。

  从今年5月11日到明年6月30日,年薪不超过15万美元的教职员工在每个工资结算期都必须减少工作时间。如果你年收入有44,499美元,那么你每个周期要减少13天工作日,相当于削减5%的工资。

  对于薪水较高的员工来说,削减的比例还会翻倍,甚至翻三倍。年收入高于15万美元的员工收入将减少17%,年收入高于20万美元的,降幅将达到20%。

  这样的减薪并不是个案。

  4月13日,哈佛发布消息,(1)立刻冻结非豁免员工的薪水,并且暂停招聘工作;(2)可自由支配开支也将取消或者推迟;(3)考虑推迟投资项目。

  此外,哈佛校长(Larry Bacow)、教务长(Alan M. Garber)和执行副校长(Katie Lapp)都自愿降薪25%,其他学校高层也都自愿降薪或者捐款,来应对学校面临的财务危机。

  看起来,由疫情引起的经济影响已经开始在各个行业显露。特别是非常依赖资金运转的美国高校,不仅资金来源减少,有些大校还公布要退给学生住宿费、学杂费等,给资金不宽裕的其他学校也施加了压力——他们可没这么多钱可退给学生。

  因此,努力节流,减少支出是必然的趋势。
 

  学费涨不起来,扩招可能性增加。

  对于有留学打算的学生来说,疫情后的留学前景可能会比以往更光明。一来,学费增长的空间已经不大,二来,大学很有可能会进行扩招。


  在十多年前,提高学费还是大学增加收入的有利方法。

  自上次的经济危机以来,美国大多数大学已经涨了一轮学费,平均每年上涨4%。其中,公立大学从2009年到2019年,学费增长超过37%。

  以UNC为例,在上次经济危机之前,学费每年的涨幅在1%左右,而经济危机以后的三年,学费每年以9.5%的增长率上涨。

  就算是学费低得出名的北卡罗来纳大学,从2010年到2014年,学费和学杂费也增加了11%。

  但是在现在,涨学费这种方式已经不太可行了。最大的原因就是,家庭收入没有学费涨得快。

  在此次疫情之前,国际生就是美国许多大学的学费来源,因为国际生要比本地学生支付更多的学费和学杂费。美国的公立大学对州外学生收取的学杂费可以达到州内学生的2.5倍,有的学校甚至到了3倍以上。

  拿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IUC)来说,2018/19学年,州内学生平均学杂费是 17,293 美元,州外学生(包括国际生)学杂费为 34,719 美元,大约是州内学生的两倍。

  但从能多收学费这一点来说,国际生就容易受到学校的偏爱。
 

  此外,受到疫情冲击,很多专家认为接下来的招生情况不容乐观,尤其是美国本土学生的数量可能减少。学生如果不想负担高学费,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不上大学,或者上州内的大学,少交学费。

  4月9日,美国教育委员会致信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预言大学下学年招生人数将下降15%。

  很多大学目前已经行动起来,降低申请门槛,力求多录取一些学生。

  比如,像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这样的顶尖院校都加入了Test Optional政策,学生没有标化考试成绩,也能申请。另外,很多学校也推迟了offer的确认日期,从原本的5月1日延期到6月1日,甚至更久。

  以上信号都表明,美国大学正在努力招生。羊毛出在羊身上,在预期本土学生不足的情况下,学校很可能会把希望寄托在国际生身上。

  疫情还要多久可以过去,我们尚不知道。但美国大学肯定又要经历一次财务危机,能不能在这段时间改善自己的运营模式,调整定位,是发展的关键。
 

  我们再来看看英国方面:

  根据英国独立学校协会(ISC)的数据显示,英国大约有55000名海外未成年留学生,这其中有将近10000名来自中国内地,5000名来自中国香港以及2500名左右的俄罗斯人。

  这些孩子正是英国私立学校的“大金主”,他们每年的学费生活费等开销,能为学校带来不菲的经济回报。

  随着新冠病毒在英国及欧洲的持续扩散,许多海外学生撤离英国,同时取消了按月支付的银行扣款,很多家长开始重新考虑是否让孩子们在疫情缓和后回到英国继续读书。

  因此,面对接下来很快就要到来的秋季新学年,很多私校不得不在接下来的夏季学期提供10%-50%不等的学费折扣。

  一些学校还选择在学生餐食、交通和课外活动费用上给予折扣,以此来挽留更多的国际生。


  同时,英国许多私校也承诺今年部分已交学费用于抵扣下一学年学费,为经济状况不佳的家庭提供更多的助学金和困难基金,来帮助这些孩子保留新学年的入学名额并缓解其父母的经济压力。

  例如英国最好的精英学校之一,也是首相鲍里斯曾就读过的伊顿公学(Eton College)就公开表示将夏季学期的学费降低三分之一。

  伊顿公学的发言人称:“如果我们学生的父母们愿意并且有能力的话,我们已邀请他们来支持我们的各种社区活动。同时我们也增加了经济救援基金,有许多孩子的父母已经为此项基金捐款。”

  美国大学受疫情影响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趋势。从目前局势来看,我们对本届申请者给出以下建议:

  如果你被梦校waitlist,那你一定要抓紧给招生办公室写求爱信。其中一部分学校担心入学率不够高,从WL多转正一些学生,这个概率比过去几年要高很多。

  另一部分大学怕入学率变化太大,所以干脆就多发offer。如果你注意到今年这届录取者特别多,那也许就是学校直接走扩招路线,少发waitlist。对于扩招的学校,你waitlist转正的可能性就比以往要小的多。
 

  今年疫情看似对美国申请季造成了致命的打击,这对在waitlist上的你也许是一个好消息。危机是挑战与机遇的结合体,就看学生如何挖掘自己的发展潜力了。总之,你要多关注留学生的录取动向,为自己争取更好的申请结果。

  任何时候别忘记让自己拥有化危机为转机的能力!虽然有一些不确定因素,但是机会永远留给有准备的人。如果你只是等待形势,而裹足不前,那丢掉的不仅仅是时间。疫情只会按下暂停键,不会撤销,不会关机。所有的春天都会到来,别因为几个月的变故就放弃一直心心念念的留学梦想呀。